<thead id="l7t1v"><font id="l7t1v"><address id="l7t1v"></address></font></thead>
<del id="l7t1v"><sub id="l7t1v"><ruby id="l7t1v"></ruby></sub></del>

      <big id="l7t1v"><progress id="l7t1v"><form id="l7t1v"></form></progress></big>
      <big id="l7t1v"></big>
      <video id="l7t1v"></video>
      <big id="l7t1v"><track id="l7t1v"></track></big>

      <b id="l7t1v"><pre id="l7t1v"></pre></b><noframes id="l7t1v">

        <em id="l7t1v"></em>
        <listing id="l7t1v"><span id="l7t1v"><ins id="l7t1v"></ins></span></listing>

        欢迎访问湖北联投商贸物流有限公司网站!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:2021年09月08日 星期三

       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        湖北联投商贸物流有限公司

        资讯中心

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动态

        意达:钢材市场价格或将震荡 人为拉涨行情难以持久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1-07-29
        来源:意达钢材信息网

        进入7月份以来,在传统的淡季,钢材市场价格呈现一波上涨行情,似乎出于钢贸商的预期。不过,钢贸商对后市行情仍然持谨慎心态,没有盲目看好。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庆平接受采访时说,7月份的钢材市场不会太景气,没有终端有效需求的支撑,人为拉涨行情难以持久,后期的钢价或将震荡波动。

        据任庆平从其所在公司经营中反馈的信息和市场调研掌握的情况,7月伊始,钢材市场价格快速上涨,在上海市场,7月份首个交易周(7月2日-7月9日),中天产高线Φ8.0mm价格较上周上涨70元/吨;中天产螺纹钢Ф20mm价格上涨180元/吨;南钢产14mm-20mm中厚板价格130元/吨;鞍钢产5.5mm热轧板卷价格上涨290元/吨;鞍钢产1.0mm价格上涨230元/吨。在传统的钢市淡季,钢价却逆势而大幅上涨,似乎不是常态。

        任庆平说,传统淡季,钢价逆势上涨,有诸多原因。诸如,近来各地压减钢产量力度加大,部分钢企开启减产计划,进行年中常规检修,钢产量有所减少。据中钢协最新统计显示,6月下旬,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生产粗钢2263.45万吨、生铁1937.16万吨、钢材2281.98万吨。本旬平均日产粗钢226.35万吨,环比下降5.51%;生铁193.72万吨,环比下降6.24%;钢材228.2万吨,环比下降0.12%。钢厂产量下降,从而缓解钢材市场供给压力。

        不过,在下游终端有效需求尚未明显释放的状况下,钢价的持续大幅上涨,其中大量资金投入钢材期货市场,钢材的金融属性效应凸现,人为的炒作,为钢价逆势上涨推波助澜。7月8日,上期所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震荡上涨,收报5393元/吨,上涨53元/吨,涨幅为0.99%,7月累计上涨246元/吨,涨幅达4.8%。7月8日,上期所热轧卷板期货主力合约震荡上涨,收报5750元/吨,上涨81元/吨,涨幅为1.43%,7月累计上涨322元/吨,涨幅达5.93%。与此同时,近期钢厂纷纷贴近市场,连续上调钢材出厂价格。上周五,部分钢厂出现一日三次提涨钢材出厂价格的状况。如7月8日,一批钢厂的建筑钢材出厂价格上调30-60元/吨,有的钢厂上调100元/吨。

        资本炒作,期货价格大幅上涨;钢厂推波,钢材出厂价格上调,这两者合力,导致7月伊始的这一轮钢价上涨。有的认为这轮涨价,资本拉动是主因,减产预期是诱因,钢厂拉升是辅助。不过,没有下游终端有效需求的支撑,人为炒作,钢价上涨的行情不可能持久。

        任庆平说,7月份的钢材市场需求强度在减弱。时下正处于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,南方地区连续的梅雨,西部地区大雨暴雨,北方地区持续高温。7月上旬,四川盆地、西北地区东南部、华北大部等地先后下大到暴雨,四川盆地北部、甘肃东南部、陕西南部、山西东部、河北西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暴雨,局地特大暴雨。东北地区、华北东部、黄淮东部等地多分散性阵雨或雷阵雨,局地有大雨或暴雨。中央气象台预计,7月11日至13日,京津冀地区、山西东部和南部、内蒙古东北部、黑龙江西部以及山东中西部、河南北部等地将有极端性强降雨和强对流天气。上海进入三伏期,连续的36℃、37℃高温。由于天气的影响,这些地区的建筑工程施工进展缓慢,有的暂停施工,对螺纹钢、线材等建筑钢材的需求量明显减少。贸易商普遍感到近期建材市场交易清淡,销售不畅,出货困难。

        同样,冷热板、中厚板等板材的下游终端用户本身的产销状况不佳,钢材的需求强度也在减弱。据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:6月份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50.9%,较上月微落0.1个百分点;7月1日公布的6月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)录得51.3,较5月回落0.7个百分点,为三个月来最低。6月份,挖掘机、装载机销量下降。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发布2021年6月据快报显示,6月销售各类挖掘机23100台,同比下降6.19%;6月销售各类装载机12160台,同比下降8.13%。因此,制造业对中厚板的需求量在减少。

        汽车、家电等冷热板卷需求量最大的行业,近来产销状况不佳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5月汽车产销环比和同比均有所下降。汽车产销为204万辆和212.8万辆,环比下降8.7%和5.5%,同比下降6.8%和3.1%。今年6月份,我国重卡市场预计销售各类车型15.3万辆左右(开票数口径),环比下降6%,同比下滑10%,销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约1.6万辆。6月份也是重卡行业今年以来的再次下降。

        家电制造企业产销状况亦不尽人意。据产业在线最新数据显示,5月家用空调生产总量1546.1万台,同比下滑4.0%,总出货量1588.4万台,同比下滑3.3%。四、五月份空调销售出现大幅回落,六月份即使有618大促活动加持,但销售也不如预期。据监测数据显示,二季度空调线下销售额119亿元,同比下降14.5%。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产销均出现走弱现象,主要原因在于钢材等原材料成本明显提升,家电产品价格随之水涨船高,一定程度抑制消费,而成本居高不下,利润受到挤压,生产企业的钢材采购亦趋于谨慎,短期内观望心理难以消散。

        由此可以看出,当前下游用钢行业仍处于需求淡季,汽车、家电、机械等部分行业产量同比下降,在钢材采购上都十分谨慎,即便是刚性需求,也以“按需采购、即用即采”的方式为主,不愿备料,有的则持币观望。而在短期内,汽车、家电、工程机械等制造企业产销状况不会明显改善,对冷热板卷、中厚板的需求强度难以增强,支撑价格持续上涨动力不足。

        此外,进入7月份以来,钢材的社会库存量持续上升。据中钢协统计数据:6月下旬,20个城市5大品种钢材社会库存1129万吨,环比增加7万吨,上升0.6%,库存连续回升;比5月下旬增加31万吨,上升2.8%,比年初增加399万吨,上升54.7%。截止上周五,全国35个主要市场仓库钢材总库存量为1534.16万吨,较上周增加26.99万吨,增幅为1.79%,连续第四周增仓。主要钢材品种中,螺纹钢库存量825.55万吨,环比上周增加22.17万吨,增幅为2.76%;线盘库存量166.93万吨,增加1.27万吨,增幅0.77%;热轧卷板库存量285.30万吨,增加1.14万吨,增幅0.40%;冷轧卷板库存量为121.02万吨,减少0.34万吨,减幅为0.28%;中厚板库存量135.36吨,环比上周增加2.75万吨,增幅为2.07%。

        下游终端用户的“钢需”强度在减弱,钢材库存在上升,钢市供给压力在加大,在这样的态势下,钢材市场价格大涨的基础上不牢固,上涨行情不可能持久。这是因为社会库存处于高位,需要时间持续消化;进入三伏,高温天气增多,终端需求难以明显释放。一旦市场的人为炒作情绪降温,资本市场将会出现震荡,现货市场会受到扰动,钢材价格随之而下跌。

        任庆平说,宏观政策导向亦不支撑钢材等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。大宗商品价格大涨影响国内通胀,下游行业成本压力明显加剧,引导大宗商品价格向供求基本面回归,已经成为政策发力的重点。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和措施。7月7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。会议决定,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,要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,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、增强有效性,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,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,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。从宏观政策导向来看,钢铁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不可能持续上涨。

        任庆平指出,对于钢贸商来说,重要的是需要高度警惕钢价快速上涨之后震荡回落带来的市场风险。进入7月份的这一轮钢价上涨,钢厂盈利状况转好,生产热情高涨,纷纷上调出厂价格,从而使钢贸商的采购成本持续上升,且居高不下,一度出现钢厂的出厂价格高于市场销售价格,钢价的“倒挂”日趋严重,钢贸商的经营更加困难,有的已没有盈利,甚至亏本经营。

        任庆平呼吁钢铁企业控制产能释放。国家提出压缩今年粗钢产量,就是要求钢铁行业切实转变发展理念,从高速增长转移到高质量发展轨道上来。日前,全国多个地区召开压减钢铁产量的会议,部分地区已经下达限产通知。安徽、甘肃、山东、浙江、湖南、山西等地均要求2021年全年产量不超过2020年,但今年1月—5月,这些地区的钢产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4.94万吨—263.87万吨不等。钢厂要自觉控制产能,带头减产限产。通过限产、减产,钢厂可减少原料的使用,且倒逼铁矿、焦炭、废钢等原材料的价格下降,从而降低钢材生产成本。同时,钢厂限产、减产,可以减少钢材市场的供给,缓解钢市供给压力,形成高水平供需平衡,降低市场竞争压力,有利于钢材市场的稳定。

        在钢材价格的定价上,钢厂具有绝对的话语权,处于强势地位。但钢厂应按照中钢协发布的《钢铁行业自律倡议书》,要抵制恶性竞争行为,价格上涨期间反对远高于成本的哄抬价格行为,价格下行期间反对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行为,共同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,促进行业有序健康发展。

        最后,任庆平说,在目前仍处于钢材市场需求的淡季情况下,市场价格上涨并不是需求状况有实质性转好,市场价格人为的拉涨太高,将影响终端用钢企业接受程度,还会受到宏观调控政策的干扰。因此,后期的钢价还将波动,7月钢市震荡的态势是个大概率。

        免责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转载仅为学习与交流目的,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湖北通世达公司027-84873099联系与处理。